你真正想要的不是「公平」,而是「分一杯羹」

     

你真正想要的不是「公平」,而是「分一杯羹」

「灌篮高手」二十五年后??

背景介绍:樱木花道、流川枫和宫城良田等少年学生,曾经是神奈川县湘北篮球队成员。在篮球队期间,樱木花道和以铁男为首的不良少年发生过几次斗殴事件。最终,樱木花道透过自己的努力,从一个不良少年一步一步成长为球队的主力,最终成为神奈川县篮球传奇。

在「全国大赛」二十五年之后,宫城良田已经成为湘北新一任总教练。樱木花道、流川枫等那一代人都已经在工作,并且结婚生子。今天是篮球队迎新的日子。「嘟」的一声哨响,「教练来啦!」伴着队长的整队声,教练宫城良田缓缓走进来:「大家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宫城教练您好,我是樱木花道的儿子,我叫樱木炫酷。我和我爸爸一样,也是一个天才,初次见面请多关照!」一个绿头髮的高个子少年说道。大家的目光转向了他,都来一睹「神奈川篮坛传奇」樱木花道儿子的风采。「哇!早就听说樱木花道的儿子在咱们这一届,原来就是他呀!」「看起来就很有天赋哦!一定很厉害。」篮球队的新生们窃窃私语。

「有什幺了不起,备受瞩目还不是靠他爸。」崛田逆袭不屑的说。崛田逆袭是崛田德男的儿子,而崛田德男就是当初和樱木斗殴的高年级不良少年之一。「静一下,大家继续。」在队长安排下,大家自我介绍完毕。做了简单的基础训练之后,大家各自忙自己的。

在之后的训练里,樱木炫酷果然不负众望,展现了和他爸爸樱木花道一样的过人天赋。由于表现十分出色,他很快就成为球队主力。同样在一年级就表现出色的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崛田逆袭,另一个是松本淡定。

虽然都是一个球队,都是同样优秀的选手,但是宫城教练明显对樱木炫酷格外青睐。虽然宫城良田在课堂上给予每个人同样的指导,但是週末他经常会对樱木炫酷特别指导。私底下,樱木炫酷直接称呼宫城良田为「良田叔叔」。在宫城良田的格外栽培下,他的小侄子、死党的儿子樱木炫酷进步飞速,比同等努力条件下的崛田逆袭和松本淡定进步大很多。

对于宫城良田教练给樱木炫酷的格外青睐,同学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各种反应都有,反感的占多数,其中崛田逆袭的反感最为强烈。而同样出身草根的松本淡定就淡定很多。

谁不希望下一代更好?

期末考试刚刚结束,根据规定,被当超过四门的学生是没有资格参加全国大赛的。成绩出来了,樱木炫酷被当五门,崛田逆袭被当七门。

松本淡定是七门课全都90分以上的优等生,他担任补习老师,单独帮崛田逆袭补课。由于樱木炫酷的母亲赤木晴子认识几个名师,所以他就自己学习去了。複习过后,崛田逆袭很不耐烦,想到平时的闷气,加上对学习的不爽,愈来愈忍不住,就开始跟松本淡定抱怨。

「你说我们篮球队是不是不公平?凭什幺樱木炫酷就能够获得这幺多关注和提携,我们就不可以?还不因为他爸是樱木花道!面对这些『篮二代』,真不公平!」崛田逆袭对着身边的松本淡定抱怨。

「哦哦。」松本淡定的回道。

「没有他爸,他樱木炫酷是个什幺东西?要不是因为他爸是樱木花道,我早就超过他了,给我同样的机会,我绝对会比他做得还要好。『篮二代』这种不公平的现象什幺时候才结束?」崛田逆袭一直抱怨着。

「哦哦。」松本淡定的回道。

「你就不能说两句,就知道『哦哦』,你就不想改变这种情况?你就不想让我们所有人在相同的起跑线上公平竞争?」

松本淡定看了看手錶,又看看崛田逆袭苦大仇深的表情,回忆起崛田逆袭一直以来的种种表现,便认真的和崛田逆袭谈了起来。

「你真的觉得『篮二代』这种现象不公平吗?」
「当然了!」
「那请问什幺是公平呢?让你和樱木一模一样就算公平吗?」
「没错!」
「那幺如果你有了孩子,你也不能接受你的儿子享有更多的篮球资源吗?即使这资源是你透过千辛万苦努力得来的?」

崛田逆袭被问住了,不说话。

「其实你不是抱怨不公平,只是愤恨你不是受益的那个人。你真正想要的不是『公平正义』,而是『分一杯羹』。」

崛田逆袭被这当头棒喝打得默不作声。

「子凭父贵,天经地义。任何人透过自己的努力,让自己的后代享有更多的资源,这事情有问题吗?当他们的父辈宵衣旰食艰苦创业,甚至把脑袋放在腰带上拚命的时候,你们的父辈安享安逸,追求平稳甚至无所事事,贪图享乐,而今天你们又要求和他们过同样的日子,你觉得这就是公平?」

崛田逆袭满脸通红。

「樱木的父亲樱木花道当年也是穷苦出身,却靠着自己的天赋和努力一步一步成为篮球明星。当樱木的父亲为了全国冠军投两万球特训,为了跟陵南队对战头破血流,为了準备全国大赛不眠不休的时候,你爸爸崛田德男在哪?他在当不良少年,他在四处斗殴!当这种差距经过二十多年的积累,变成今日的篮球资源差距,你现在竟然蹦出来要求自己和樱木该享受一样的资源?」

崛田逆袭青筋暴现。

松本淡定继续说:「公平,不是分配给每个人相同的资源,而是平等的给予每个人应得的资源。你花钱上学,你应得的就是课堂上宫城教练教给你的东西,而在课堂上,你们获得的一样多。樱木的父亲和教练是多年共同奋战的战友,他应得的除了课堂上的教导,还有週末基于私人感情的技术馈赠。」

崛田逆袭稍许平复。

别把力气放在抱怨上

「当年你的父辈不努力,整天好吃懒做、怨天尤人。而樱木花道孜孜不倦的勤奋练球,改变了自己和后代的命运。而今天的你就像当年你的父辈一样怨天尤人,终日批判社会却不思进取,一切的行动力都挂在了嘴上,最终让你在我面前抱怨樱木。你难道希望这种抱怨的基因代代传承,以后你儿子的日子和你现在一样,每天抱怨社会不公?你做为一名父亲,应该给孩子的不是一堆可抱怨的藉口,而是一堆可利用的机会。」

崛田逆袭看着松本。

「你抱怨『篮二代』占据社会资源。你抱怨因为这些可以代代传承的东西导致了你们的差距,那幺遗传基因呢?家庭教育呢?篮球天赋、教养薰陶等各方面可传递的非资源因素呢?这些更是造成你们差距的原因,你又是否抱怨过呢?在你心中的公平社会,这些是否也该被抹去?你要的究竟是一个人人相同的平庸社会,还是一个充满生机的竞争社会?你到底是想看到自己的孩子也不会出众,还是想看到他因为你的遗传和培养出类拔萃?」

崛田逆袭认真倾听。

「另外,即使是去除背景,按照你要的『平等竞争』,你的日子也未必会强到哪去。『二代们很脑残』只是广大鲁蛇的美好愿望。由于优越的物质条件,他们更容易获得良好的教育,往往家教优良,视野开阔,为人处世得体,我们对他们不仅不应该唾骂,反而应该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自省。对于那些只知道『抱怨会不公,欢呼二代无能』的当代阿Q来说,如果真让他们跟二代们真刀真枪同场竞技,恐怕连藉口都会输光!」

崛田逆袭点了点头。

「即使给了完全平等的机会,鲁蛇们又抓住了多少?回首往事,同场竞技的机会那幺多,有几次你做到卓尔不群或全力以赴?凭良心说,那些已经给了你的机会,你有全力以赴充分利用了吗?对于没有上进心的人来说,只不过是把抱怨苦和累的精力—做为自己笨和懒的藉口—转移到新的抱怨及其藉口上。以考试为例,樱木被当五门,你被当七门,这也是因为不公平?同样一张考卷,同样一份工作,你就做得比相同背景的人强了吗?对于只知道抱怨的人来说,最需要的不是公平的制度,而是层出不穷的藉口。」

崛田逆袭目光微亮。

「你说竞争不公平?竞争很公平!只不过竞争是在你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你和樱木的差距不是你们两个人的差距,而是两代乃至于更多代积累下来的差距。你要追的也不是一代人,而是几代人,这种几代人的差距积累,本就要靠代际追逐来弥补,你的努力要弥补的不是你俩之间一代人的差距,而是父辈乃至于更多代人积累下的差距。可能你努力一生不过达到了他父亲的水準,甚至更差,但起码让你的孩子没有被落下更多。」

崛田逆袭目光熠熠。

接受现实,抓住每个进步的机会

「抱怨如果有意义,我们当然要抱怨。但是我们能够透过抱怨来改变我们的现状吗?不能。我们可以寄希望于强者对我们状态的怜悯而恩惠我们吗?没用的。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把抱怨变为自我勉励,自己来救赎自己。你想要的公平是要靠你自己的努力来推动的,而不是靠你的抱怨来实现的。这样我们的后代才不会像我们今天一样抱怨,才会让这个社会走向一个不抱怨的方向。」

崛田逆袭目光灿灿。

「所以,你需要做的就是『闭嘴』和『训练』。没有人会在乎你失败的理由,他们只会关心你成功的经验。当你做为观众的时候,不会有摄影机对着你,听你对观众讲述自己的篮球理解和社会建议;而当你做为冠军的时候,才会有记者问你对篮球乃至于社会的看法。你如果想让自己的声音被听到,就该多投几个三分,多抢几个篮板!而不是在这里跟我叽叽歪歪,没完没了。」

崛田逆袭目光闪闪。

「你不爽?我也不爽。但是能否将这种不爽疏导为更有效的解决办法才是关键,而不是尽情发洩这种不爽。我和你一样都不具备樱木的好出身,但是我比你出色的地方在于我更能接受且应对这种先天不足。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大家都是先天一般的,而谁更能接受和应对这些不足,谁就能够在日后的竞争中甩开同样出身的人,逆袭曾经领先的高富帅。」

崛田逆袭目光灼灼。

「做为一个没有背景但渴望成功的小子,就是要放宽心态,力所能及的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和资源,进步,进步,再进步!因为,当你整天盯着那些被自己无限夸大的『不公平』时,绝大多数的二代们正在一点一滴利用机会进步着。如果你整天只是这样抱怨,而不是抓紧时间去追,只会被愈来愈多的人—甚至出身比你差很多的人—进一步甩开,而你的孩子将会过着比你今天还惨的日子。你留给他的唯一遗产就是比你还大的精神负担。」

崛田逆袭目光炯炯。

「『能不能看到』是悟性,『怨不怨老天』看层次,『敢不敢面对』拚格局,『会不会逆袭』凭本事。嘴若闭好,便是晴天。时不我待,快马一鞭。」

话题刚结束,两个人正好走到各自回家的路口。崛田逆袭很开心,对着松本淡定笑着说:「谢谢你,不愧是品学兼优的松本淡定,我知道该怎幺做了。」松本淡定笑了笑,朝着回家的路走了。

「等一下,我还有个问题。」崛田逆袭对着渐渐走远的松本喊道。
「什幺问题?」
「你怎幺知道我父亲和樱木父亲年轻时候的事情?」
「我是铁男的儿子。」
「他竟然是那个铁男的儿子。」想想刚刚松本的话,崛田微笑,哼着小曲回家了。

摘自《今天就脱鲁的竞争力》

你真正想要的不是「公平」,而是「分一杯羹」

数位编辑整理:陈子扬,邱千瑜
Photo:josedejesus,CC0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