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离婚时拒绝带走任何他的财物,她不需要他,连他的巨额财产都

     

前妻离婚时拒绝带走任何他的财物,她不需要他,连他的巨额财产都

约拿单N.葛利夫非常不高兴。一如往常,他在清晨六点半已穿好慢跑鞋,无视零下低温,骑上越野脚踏车到惯常的慢跑路径準备开跑。

每年一月一日,约拿单总要对着残留满地的烟花爆竹大动肝火,这些垃圾和灰黑色的残雪混合成一坨坨噁心黏滑的团块,占据所有人行道、脚踏车道及慢跑步道上。还有四处燻黑及破裂的啤酒及香槟玻璃瓶,这些昨夜被人拿来当成发射烟火的底座,完毕后却没有任何人觉得有责任把它丢进回收箱里。更别提汙浊的空气,就因汉堡人爱玩爱热闹且毫无责任感,只顾一时之快地放烟火,製造出高浓度的细悬浮微粒,像顶金钟罩一样覆盖在汉堡上空,让他现在呼吸困难。

(现在那些该死的跨年狂欢殭尸必定还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午夜才过不久,就把少喝酒不抽菸的新年新希望随着烟火爆竹射向不知名的远方,毫无节制地狂欢至清晨,完全不顾烟火爆竹到底烧掉多少财产,这些烧掉的钱,足够政府偿还大笔国家公债了。)

不,不只是这样而已,令约拿单生气的事还有很多。

最令他生气的,其实是前妻缇娜。一如往常,缇娜总有办法在一年的最后一天将一尊扫烟囱人造型巧克力,放在他的门前,附上一张卡片一如往常地祝他「来年事事如意,功成名就!」。

来年事事如意,功成名就!约拿单正经过克鲁格科普桥,过了马路从红犬咖啡旁转进阿尔斯特湖畔公园,奋力将跑步速度提高至每小时十四公里,每一跨步皆重重踩在砂石步道上。

来年事事如意,功成名就!约拿单的运动錶显示目前时速每小时十六公里,心率每分钟一百五十六下,看样子今天绝对能在惯常的七点四公里路段破记录。在这之前的记录是三十三分又二十九秒,要是继续保持现在的速度,他一定能破记录。

只是,到了英德俱乐部门前,约拿单已放慢速度。荒唐!干嘛为了缇娜没头没脑的祝福发这幺大的脾气?只会损害自己的健康,还可能造成肌肉拉伤,何苦呢?分手都五年了,不该为一尊无聊的扫烟囱人巧克力大动肝火。

没错,他曾深爱着缇娜,而缇娜竟然为了他(曾经)最要好的朋友汤玛斯.布尔格而离开他,在七年愉快的婚姻生活后提出离婚。至少,约拿单认为他们是快乐的,但缇娜显然不这幺认为,不然不可能投向汤玛斯的怀抱。

虽然,缇娜当时不断强调,这不是约拿单的问题。但这种事,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身为当事人之一,不可能没有任何问题。

只是,直到今日约拿单还是没弄清楚,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对缇娜,他一直是倾其所有,将天堂送到她眼前:为她买下汉堡高级住宅区哈佛斯特胡德依诺仙蒂安公园旁的高级别墅,并依她的意思整修装潢,里头甚至有一间完全属于她的套房,包括卫浴及更衣室!让她能够毫无后顾之忧,潇洒地跟广告公司美术设计的工作说掰掰,随心所欲地过自己爱过的日子。

他能看到所有写在她眼里的欲望,哪怕是一件漂亮衣服、一个高贵皮包、首饰或是汽车,只要缇娜开口,东西马上就会送到眼前。

完全无忧的生活,不必负担任何责任。从他父亲手上,约拿单继承了葛利夫森与书出版社,有非常能干的执行长负责日常业务,他只要不时在早餐会报露个脸,以及对外扮演一个称职的出版人角色就够了。他与缇娜奢侈地享受昂贵的旅行,连袂出席汉堡所有重要的社交场合,完全无须在意是否会被狗仔记者跟蹤偷拍。

缇娜与他一起享受生活中的一切,总是提议去哪个遥远陌生的地方旅行,总是穿戴名牌衣物,并且每隔一段时间,便更换家居摆设,使其焕然一新。

好吧,有时他也不免自问,缇娜是不是觉得生活有点无聊,特别是当她老是重複提到同一件事情。

长期以来,她一直觉得有所欠缺,不断追求更多更好,只是,她也无法明确说出到底缺了什幺,到底想追求什幺。她去学外文,听从约拿单的建议参加慢跑社团,去学吉他,去练气功,去打网球等等各式各样的活动,但从来无法持续。约拿单甚至还曾提出生孩子的建议(而且还不只是热烈讨论而已,而是身体力行),虽然缇娜不断强调,她很满意两个人的生活。

最后,她去看心理医生。

缇娜到底在每週一次的谘询谈些什幺,对约拿单来说一直是个谜,缇娜并不认为需要跟他分享。不管如何,最终缇娜显然是在汤玛斯身上找到她所欠缺的东西。偏偏是汤玛斯,约拿单从学生时代起最好的好朋友,而且还是葛利夫森与书出版社的行销负责人!

这一切当然都是过去式了。缇娜离婚后,汤玛斯也辞掉出版社的工作,缇娜回到广告公司重操旧业,薪水只够两人在双泽这个新兴雅痞区负担一间只有三个房间的小公寓。

想到这两个人,约拿单不可置信地摇摇头,眼睛死盯着脚上萤光黄的Nike球鞋。如此糟蹋生命说是为了爱?而这样一个人还胆敢来祝他来年事事如意,功成名就?真是太讽刺了!

约拿单吐了一口浊气,在嘴边化成白烟。不必等来年,我本来就事事如意,且早已功成名就!他恶狠狠地想。

想着想着脚步不由得又加快起来,结果在跑过遛狗草皮旁的小径,为了闪开某只畜生留下来的狗屎差点跌倒。就是有这种无良的主人,纵容畜生乱跑乱拉屎!

停下脚步喘气,他摸向手臂上的运动臂套,在iPhone与钥匙之间抽出摺得整整齐齐的小塑胶袋,打开套在手上,捡起狗屎包好,丢进垃圾桶中。不是他喜欢做这种事,但总得有人动手吧。

这又是一件令约拿单生气的事!这些宣称爱护动物的家伙,把大丹犬或威玛猎犬养在装修时尚别致的老派高级公寓里,一天带到附近绕个五分钟就算尽责,还不懂得要处理这些可怜畜生留下来的粪便。

在脑袋里他已想到该如何发封电邮到《汉堡新闻》编辑部抗议一番,这种乱象在新的一年一定要解决!执政者得拿出魄力来立法严惩,让那些人知道,个人自由不可以妨碍到他人的生活。对约拿单来说,黏在鞋上的狗屎就是一种妨碍,一种臭死人的妨碍。

就在跨开脚步重回慢跑节奏时,他迅速地瞄了一眼手机上的慢跑记录程式,很生气地发现,这一耽搁拖垮了这一回跑步的总成绩。要是逮着这个不清狗屎的主人及畜生,一定要狠狠训他们一顿,他恨恨地想。

很快地,他的思绪又回到缇娜及汤玛斯。缇娜及汤玛斯,或许他们称呼彼此为媞妮及汤米,或是小猫咪及大狗熊,谁知道?

约拿单放任自己的思绪驰骋,想像两人晚上拿着一瓶从大卖场买来的红酒,坐在Ikea风格的客厅里,女儿特贝儿安则在装有溜滑梯的高架床里安眠。对,没错,两人的生活显然不够完美,就在缇娜宣布自己和汤玛斯在一起不到三十秒后,特贝儿就出生了。媞妮、汤米和特比,就像唐老鸭里面那三只杜儿、路儿和辉儿。

生活在雅痞公寓里的杜儿、路儿和辉儿。杜儿、路儿想到约拿单,担心他过得不好。直到杜儿想起该到楼下大卖场买点东西,那里一定有卖甜滋滋的扫烟囱人巧克力,可以买一尊配张卡片放在前夫门前。当时,她是多幺残忍地离开他,如何伤透他的心。

「杜儿,这主意太棒了!」路儿会说:「顺便带一瓶红酒上来,现在正在打折,今天晚上我们可要好好庆祝一下。」

约拿单的运动錶显示,现在心率高达每分钟一百七十二下,为了健康着想,他必须放慢速度。虽然不知道自己今天早上到底吃错什幺药,如此心烦气躁,但他不得不承认,一想到缇娜及她的新生活,仍会令他焦躁不安。

而他还曾为此找过人生教练上过二十小时的课程,那家伙跟他保证只要二到三次,他的烦恼就会药到病除。说起来又是一件能让约拿单生气的事,当时,在他指出教练方法上的缺失时,那家伙竟然反过来怪罪他不肯合作。

真不可思议!约拿单心想,抬头看到「波多船坞」的招牌(瞧,又用错删节号,真会令人发疯!)。他想到缇娜在离婚时完全没有提出任何要求,不要钱,不要赡养费,不要房子,所有都不要不要。

其实,她大可以提出要求的。据约拿单的律师说,她有权提出不少要求。只是,她离开他,就像八年前走进他的生命一样,一个身无恆产的低薪美术设计师。甚至他送她的那部迷你车及所有首饰,也在他反对之下全部交还给他。

当时,约拿单的人生教练曾说过,缇娜这幺做,是为了证明自己人格高尚,毕竟是她提出离婚的。虽然约拿单僱请人生教练的目的,是要他帮助自己尽快回到生活轨道,而不是听取他对前妻行为的业余意见。但是,至今约拿单还是对人生教练的看法相当不以为然。对他来说,缇娜放弃所有法律赋予给她的要求权利,并不是为了尊严,而是一种恶意的嘲弄,表明她不需要他,连他的钱,都不需要。

二十分钟后,约拿单气喘吁吁地抵达天鹅湾旁的健身步道。每天,他都在这里结束慢跑,并利用这里的露天健身设施做三十分钟的体操,这个时间,除了他以外根本没有别的使用者。特别是元旦清晨,放眼望去这世上彷彿就只有他一个人似的。

五十下伏地挺身,五十下仰卧起坐,五十下吊单槓,一轮结束后再一轮,做满三轮后结束,而约拿单也终于有力气面对新的一天了。收操拉筋时,他看向自己的身体,非常满意每天持续运动带来的成果。

四十二岁的他身材健美体力充沛,运动起来绝对不输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身高一米九,体重八十公斤,比大多数同年纪的男人都要瘦。哪像汤玛斯,还是学生时腰部就明显出现游泳圈。而比起缇娜的挚爱,约拿单还有一头浓密的黑髮,只有前额侧边几撮灰髮。从前,缇娜总说,这撮灰髮与深棕色的眼珠对比起来显得相当特别。

现在,缇娜显然不在乎什幺对比了。汤玛斯,那可怜的家伙,不到三十岁前额就秃了,只能自我安慰十秃九富。至于眼珠,更是介于混浊的褐色及毫无生气的绿色之间。

那家伙,从前不知失恋多少次,总是约拿单这个最好的朋友帮他打气,建立自信。想到这里,约拿单不禁嗤笑出声。

多幺不公平啊!约拿单想起事发后汤玛斯对他说的话:「约拿单,别太介意,不过就是优胜劣汰而已!」优胜!什幺话,那家伙辞职后挂个行销顾问的头衔,说穿了不过就是失业在家蹲着,跟成功两字根本沾不上边。

够了,不要再想了!再下去约拿单又要苦恼,想不透为什幺缇娜竟然会看上这幺一个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都比自己差劲的家伙。他挺起胸膛,大步走向锁在健身步道入口附近的越野脚踏车。

看到挂在脚踏车把手上的黑色袋子时,他愣了一下,这是从哪冒出来的东西?有人忘记拿走了吗?为什幺挂在他的脚踏车上?真奇怪,难道又是缇娜给他的惊喜?难不成她开始跟蹤他,想趁他每日慢跑时拦截他?

他伸手从把手上取下袋子,并不怎幺重,细看才发现是个附拉鍊的尼龙购物袋,质感不错,可摺叠收纳,常摆在超市柜檯前贩卖那种。

约拿单考虑是否该打开来看,毕竟这是别人的东西。不过,东西既然是挂在他的脚踏车上,他还是可以打开,看看里面是什幺。

一本深蓝真皮封面的书,看起来颇厚。约拿单不禁拿起来,翻到正面来看:书相当新,真皮封面上有精美压纹及白色缝线,有扣环使书页不致随意开启。

是一本Filofax手帐!在这个iPhone、黑莓机之流横行的世界,还有多少人想到要用Filofax手帐,尤其是五十岁以下的族群!

是谁,又是为什幺要把这幺一本老式的日誌手帐,挂在他的脚踏车把手上?约拿单不禁感到困惑。